酒桌文化

Power by Neter.aspx  Belong to 生活隨筆  PubDate is 2011-09-03


近幾年來,隨著與外界交往的增多以及工作等原因,在外就餐的幾率愈來愈多,仔細算了一下,密度最大的時候,一周間在外就餐就多達十幾次。在諸多次的吃吃喝喝之中,推杯換盞是在所難免的,當然也就在無形之中耳熏目染了種種酒桌“文化”。

也難怪,在當今的人際交往中,吃飯與飲酒似乎有著千絲萬縷的聯系,吃飯必飲酒,而飲酒中,也不管是誰請客,也不論是哪位做東,首先每人一杯白酒是必須的。其次才會以相互探知的酒量來分配,至于酒量稍好一些的,不飲個三五杯主人是不會答應的。有飲酒者,當然就有陪酒者,互相攀比,相互監督,不飲他個一醉方休吧,至少也得喝他個里倒歪斜,“寧可傷了身體,也絕不會傷了感情”,似乎只有喝到如此,被請的人才給面子、才講究,主人才有面子,但最后誰受罪誰知道。本人才疏學淺,唯有酒量尚可與人一搏,于是乎,工作之余經常奔波于“酒場”間,可幾年下來,也終于告饒了。

在酒桌上有一個不成文的“規定”,即第一個起酒的或是請客者,或是請客者的長輩,每每起酒都要起“雙杯”,美其名曰“好事成雙”。而現在又有起三杯之趨勢,稱之為“好事成三”。之后才是眾嘉賓、眾陪酒者,或以身份為順,或以長幼為序,總之人人必起杯。在數次的杯起杯落中,起杯者都要言上幾句,或祝福,或感謝,不一而論。

酒桌上最折磨人的當屬起杯善談者,酒杯一端,大放其辭,沒有個十分八分的都說不完。前些日子的一個飯局中就出現了這樣的場面。中場時,一位老兄起酒,足足說了十五分鐘,期間另一位仁兄因中午已飲酒且基本到份了,在這位老兄無盡的“祝酒”辭中,竟一手端杯,另一只手支下顎睡著了,結果可想而知,不歡而散,也弄不明白孰是孰非。再有就是在每年12月中旬以來的每次酒席上,總會有人?!半p旦”快樂,時至今日我也沒有弄明白應該是“雙旦”,還是“雙誕”??磥泶颂幹形鹘Y合達不到“合璧”之效果。前幾天的一個場面就是如此,十一人共飲,同祝此言者竟達八人之眾,我當然沒有茍同。

這些還都是能接受的,換而言之是能忍受的,最叫人不能忍受的應當是那些夸夸其談者。當然,首先我真的是很佩服這些人的才華,不是嗎?只要是坐在酒桌上,話匣子立馬打開,國際的、國內的;古代的、現代的;天上的、地下的,神話傳說的、封建迷信的,就沒有他不知道的,什么話題都能搭言,誰起個頭都能順著說下去,弄得他人無法言語,眉頭緊鎖,而言者別無他顧,依舊高談闊論。

我不能接受的再有就是互敬關了,通俗叫做“散打”階段。即互相單獨敬酒,或三兩個人同飲。工作關系,多數時候是一個人,頂多是兩個人到一個單位或部門去工作,長時間不溝通了,主人熱情挽留,于是在“難卻”的盛情下留下就餐、喝上幾杯似乎是必然的。在輪流起酒過后,“散打”開始,熱情的主人們輪番起杯敬酒,以示敬意,當然得接受了,而己方人單力薄,幾番“轟炸”過后,還能保證清醒者恐怕無幾。

酒桌上最鬧心的就是遇到戀桌貪杯者了。本來就不勝酒力,但一杯酒下肚后興奮不已,與這個單喝,與那個干杯,沒幾遭就喝的“滿嘴跑火車”了,勸其離桌休息是根本不可能的,話都說不明白了,仍頻頻舉杯,不喝到人仰馬翻決不罷休。

至于酒桌上以“葷段子”來博人一笑者,我不贊同,亦覺不雅,尤其是有女士在座。但偏有如此愛好者,我不敢說自己有多么的高雅,但至少不愿意與這些人為伍,所以現在交往的人中,有此愛好者越來越少了。

說實在的,我一直比較欣賞大型宴會上的飲酒方式,彼此碰杯,互言“干杯”,但絕不是真正的干杯,點到為止。所以在近一年來,我在一些友人中極力推薦這種方式,雖然效果甚微,但也引起了一些友人的“共鳴”。尤其是在下半年以來,有許多次都是以自愿為前提,于是酒桌上有飲白酒者,有喝啤酒者;有喝紅酒的,當然也有喝飲料的、茶水的,各自以己之酒量來定量,場面也是熱鬧非常,善飲者沒少喝,但不多,不善飲者沒多喝,但不少,既達到了所需的氛圍,同樣也把以酒助興的作用發揮到了極點。

酒桌“文化”中,還包含著諸多的“酒令”、“酒規”,可以說每道令、每條規矩都能把飲酒者的情緒推向高潮,但也正是這些我認為比較“野蠻”的酒桌“文化”撂倒了許多人,五腹六臟不堪重負者比比皆是,但是,身處這個社會,怎能任由己行呢?

精品久久久久久久中文字幕